今年50岁的杨天育是甘肃省小杂粮育种领域的专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杨天育对土地和农作物有着深厚的感情,1990年他于甘肃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进入甘肃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从事杂粮育种等工作至今,可以说,近30年他都没有离开过他最热爱的土地。

小杂粮育种工作是一份事业

“我个人经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变化,是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提供了成才出彩的机会,也是改革开放让杂粮育苗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年50岁的杨天育是甘肃省小杂粮育种领域的专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杨天育对土地和农作物有着深厚的感情,1990年他于甘肃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进入甘肃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从事杂粮育种等工作至今,可以说,近30年他都没有离开过他最热爱的土地。“一个优质丰产农作物品种的产生,需要近十年、七八十次的试验,我的工作就是每年重复播种、观察、记载、筛选、收获这些单调但又不断吐故纳新的育种过程。”说起自己的专业,杨天育这样简单地概括道。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甘肃省小杂粮育苗条件非常艰苦,杨天育从事的小杂粮研究工作在会宁、张掖、敦煌等全省建有12个试验基地和生态点,一年有一百多天都会泡在这些示范点的地里,观察作物长势、记录试验数据。杨天育1990年到甘肃省农业科学院会宁小杂粮工作,因条件艰苦,工作枯燥,当时不少年轻人没有坚守住调离了会宁试验站,初出茅庐的杨天育自告奋勇,到会宁开始谷子、糜子的育种研究工作。“做育种工作的,如果不泡在地里,是很难摸清作物生长特性的。高温酷暑天气下,农民可以避暑休息,却是我们观察作物抗旱性的良好机会。”杨天育告诉记者,育种工作是一项漫长且寂寞的“长跑”,很多年轻人初涉入这一行时,看不到希望就放弃了,自己如果不是真的热爱,把小杂粮育种工作当成事业,也不会坚持到现在。杨天育说,那时候经常有示范点的农民告诉自己的孩子,千万别考农业院校,看看这些作物所的人,比咱们农民还辛苦。

为了专业再次走进校园

入职9年,能吃苦、肯钻研的杨天育觉得自己的知识能力已赶不上形势需要,于是已经30多岁的他又考取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研究生在职学习,重返校园的激情刚刚过去,他就觉得自己的学习非常吃力,班里的同学大都是应届生且专业背景强,而自己离开校园太久,专业知识也相对欠缺,这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老师用纯英语上课,我完全是听不懂的状态,当时差点就放弃了。”杨天育说,枯燥的学习是痛苦的,但这也是自己的选择,来之不易的求学机会不能轻言放弃啊!于是,为了能赶上同学们的步伐,只有不断逼自己啃单词、坚持看书,看着目标一步步实现,最终顺利毕业,他的心里无比踏实。

求学之路让他开阔了眼界、收获了更多的知识和光环。2013年,按照科技扶贫相关政策,省委组织部选派杨天育到永昌县挂职副县长,主管科技、残联等工作,在两年的挂职生涯里,杨天育最惦记的还是地里的那些“庄稼”,会宁试验点的试验材料长势咋样?敦煌试验点的试验材料抗旱性如何?全省布设的12个试验点试验材料的适应性表现又如何?他都有着操不完的心,“我最喜欢的工作还是育种,虽然辛苦但做起来得心应手。”杨天育告诉记者。

辛勤汗水换来喜人成绩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还没有冬繁条件,而北方四季分明,育种实验周期长无疑增加了育种的成本,我们为了和时间赛跑,就利用海南、云南等地的天然温室条件,来缩短育种时间。冬天去海南租农户的地种,过年前收回来,紧接着三月份在咱们这边种,这样就是一年种两茬。”杨天育告诉记者,后来有了政府各项政策的支持,育苗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农科院作物所有了自己的温室大棚,去南方育苗的工作在单位就可以进行了,这是改革开放给育苗工作带来的巨大实惠。

30年来,杨天育和他的团队重复干着小杂粮育种这一件事。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找准了育种的方向,付出努力并且选育出了良种。他主持和参与育成的“谷子新品种陇谷8号”“优质谷子新品种陇谷6号”“早熟谷子新品种陇谷5号”“优质丰产抗病谷子新品种陇谷10号”“适宜救灾的丰产早熟糜子品种陇糜8号”等良种荣获省科技进步奖。此外,他还先后在《作物学报》、《西北植物学报》等国家和省级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五十多篇;作为副主编出版《旱地农业生产与开发》专著1部,参编出版《中国小杂粮产业发展报告》、《中国小杂粮产业发展指南》等专著6部。

从风华正茂到沧桑中年,在30年的岁月更迭中,杨天育将执著、汗水和梦想撒在广袤的土地上,他的许多梦想和他的农作物一同落地开花,他的心里是幸福的。还有10年,杨天育就面临退休了,可他还有很多计划和想法:学习育种先进技术尤其是分子育种技术、引进优异品种资源,迎合绿色兴农,质量兴农理念,育出市场需要农民喜欢的小杂粮品种,和政府、企业、银行、农民合作社等联手推动小杂粮产业发展,泽润于更多的农民。(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周栋楠)

首页时政